业务邮箱
d908Dcf5@sina.com

第八十三章两仪爆剑阵

发布时间:2020-04-16 10:28:43

第八十三章两仪爆剑阵“风火” “两仪” “爆剑阵!” 夜辰风耗尽最后的力气和心神,施展了他平常从未施展过的术剑阵,风火两仪爆剑阵。 以牺牲剑器和消耗全部体力为代价,一种超越基础两仪剑阵的两仪衍化剑阵。 嗤! 陡然间,一道刺眼红光将整片森林都给照亮了,旋即斩风剑和玄火剑组成的风火两仪剑阵如一团赤陨石带着恐怖的毁灭气息轰然撞向那银光老者 。 “什么?” 感受到那突然袭来的可怕红光,程远山面色大变,连叫一声不妙。 当下连忙取出玄银低级剑器横在身前,抵挡住那暴掠而来的红光冲击,一身银光铠甲也是更加浓厚了起来。 “爆!” 夜辰风低喝一声,一脸的坚毅,没有丝毫犹豫。 “轰隆隆!”一阵巨响顿时在整片森林响起,接着便是红光漫天,恐怖的爆炸直接是将空间炸出了一个巨大的黑。 半空即将坠落深渊的夜辰风望着那深邃可怕的黑,也是不感到一阵心悸,他自己也是没有想到,两把玄银剑器组成的爆剑阵自爆会产生如此恐 怖的效果。 “啊” 那程远山在爆炸的中心位置,当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等他的惨叫声落下,整个人便是被那可怕的红光彻底淹没。 一身银光铠甲也是彻底被轰碎,旋即整个人便是被那红光彻底泯灭化作尘埃,消散于天地之间。 两仪爆剑阵,以牺牲剑器为代价,同时对自身也有极大的伤害,但夜辰风没有选择,不能让这老东西回到西月城,不然谁知道他会对范家做什么。 范家的实力原本是隐约过程家的,之所以让程家超越了,正是因为这老东西突破到了一星银翼灵侠。 如今这老东西一死,西月城第一家族的位置将再次回到范家手里。 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手了范家的事情,自然要完成了。 看着那老者死去之后,夜辰风也是彻底送了一口气。 旋即不再挣扎,任由自己的身体从半空中坠落至那可怕的万毒渊。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了,别说御剑飞行了,就是动手指都是极为的困难,刚才那一招爆剑阵已经耗尽了他剩余的所有剑体之力和灵魂力 。 “看来,又要死了可惜了,还有一件事没能完成真是有些不甘心” 夜辰风的身子开始急速下坠,看着左手手臂上刻着的印记,夜辰风有些不甘心。 大仇未报,就这么死去,实在是遗憾。 很快,夜辰风闭上了眼睛,彻底昏<无上剑神> 了过去,任由自己的身体不断加速往那可怕的深渊底部坠落。 “噗!”夜辰风昏迷过去之后,他的身体先是穿过下方那一层浓郁的紫色毒雾,旋即便是听到噗通一声,像是一块巨石砸在水面上。 百米空中,一层浓郁的让人心悸的紫色毒雾一直笼罩在那里,似乎从未消散甚至消减过。 紫色毒雾下方是一片没有生命之气的死地,那地方原本似乎是一片森林。 不过现在有的,就只有骇人的生命残骸,找不到一个活着的生命。 不对,似乎有一个活着的生命。 此刻正躺在岸边,呼吸极其微弱。 但的的确确还活着,是这方圆百里唯一的生命。 那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从少年身上那还未彻底腐蚀掉的白色布料可以看出。 少年原本是穿着一袭白衣的,只是这里的毒性太强,连他那身上的衣服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腐蚀消散中。 不得不说,这地方的毒性实在可怕。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这少年竟是没有受到这可怕毒性的影响,身体上并未出现任何被这可怕毒性腐蚀或者侵蚀的迹象。 少年脸色无比的苍白,整个人似乎彻底的陷入了沉睡当中。 若不是他的胸脯在微微起伏,还真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从高空坠落而下的夜辰风,下方刚好是万毒渊的万毒潭,夜辰风幸运的掉入了潭水之中。 最后被不大平静的潭水冲到了岸边,侥幸活了下来,但目前他的呼吸依旧是极其微弱,没有丝毫清醒过来的迹象。 百米空中的毒雾依旧没有消散的迹象,下方的死地中一股股不同的毒气弥漫在空中。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这么多的毒气被夜辰风不断的吸入体内,竟是未给夜辰风带来丝毫的损伤,相反,这些毒气好像成了夜辰风的养料,不断的被 夜辰风吸食进自己的体内,补充自己那空虚的身体。 虽然夜辰风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但夜辰风的剑体,夜辰风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还活着,虽然速度有些缓慢,但可以看出夜辰风的身体在自主的吸 收着这片万毒渊里各种毒气,化作自身肥料,缓缓的充盈那亏损殆尽的身体。 这个缓慢的过程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最初脸色惨白无血色的夜辰风气色也是开始好转了起来,呼吸也是开始均匀了,时不时还能看见他的手指轻微 的挪动了一下,虽然极其细微,但确确实实动了。 万毒渊上 “风辰父亲,难道风辰真的掉进了万毒渊么?” 悬崖上,一名蓝衣翩翩女子一脸黯然失色的望着下方那一眼看不到底的可怕深渊,对着身旁那脸色沉重的中年男子说道。 &nbs p; “唉”那中年男子正是范家家主范瑞,此时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根据这里的战斗痕迹,和那残留下来的碎片,程家太上长老已经是死在 了这里,这是可以肯定的,至于风辰小兄弟是否掉入了这万毒渊,我也不大确定,但可能性很大。” “唉” 范光此时也在站在悬崖边上,望着那深得吓人的深渊,摇头叹气道。 夜辰风已经为他们范家做了太多,更是将他们的敌对家族程家的太上长老给除去了,这给他们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惊喜。 自打夜辰风和程家太上长老离开西月城后,他们便是在竞技场等着,谁想等了一天一夜二人都不曾回来。 无奈之下,众人开始四处寻找二人的迹象,直到不久前有人在这里发现战斗的痕迹。 范家家主带着范诗语和范光等人来看,便是察觉到这里确实残留着一丝丝夜辰风和程远山的气息,而程远山身上的衣服和一些碎片残留在这里,显 然那老东西已经彻底死了。 只是夜辰风的尸体并未找到,在这里只能找到那一块块极小的玄银剑器的碎片,显然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以至于连夜辰风手中的两把玄银 剑器都是被彻底轰碎了。 范瑞等人并不知道,夜辰风那两把玄银剑器粉碎并非是被对方轰碎,而是他为了斩杀对方方才牺牲了这两把无比珍贵的玄银剑器。 “风辰你千万不要有事” 范诗语一脸黯然的望着深渊底部,心中不断重复祈祷着,希望对方还能活着。 她还想再见一见这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至少,当着他的面,说一声谢谢。 “好了,诗语,走吧,他不会出现了,我们回去吧。” 范瑞看着自己这怅然失神的宝贝女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父亲,我想在这里再待一会儿,你先回去吧。” 范诗语微微摇头,有些舍不得离开。 毕竟这里是夜辰风最后可能出现的地方,她只想在这里多感受一下夜辰风残留下来的气息,她怕她以后会忘记这个气息。 “唉,那好,小光,你在这里陪着诗语,我先回去带着长老们处理一下程家的事情,如今程家太上长老已死,那么西月城再也由不得他们猖狂了。 ” 范瑞轻叹一声,旋即让范光留下来陪着范诗语,而他则是带着范家其余人离开了这里,返回西月城,准备对实力大减的程家动手。 范家原本是略胜程家的,范家家主和范家太上长老皆是高级灵侠巅峰境界,而程家家主和太上长老也是一样,只是不久前程远山方才突破到一星银 翼灵侠,打破了这个平衡,才导致范家被他们程家压制着。 而如今程远山已死,程家只有程金雄一人是高级灵侠巅峰强者,以范家如今的实力,要对付程家已是无比轻松。 接下来一段时间,西月城各处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战斗,那是两个大家族之间的战争,但最后胜利的,是范家。 --------

百度搜索